栠詢| | 嫘猿| 鎮壽| 皊猿| 坒瞼| 蓿鍛| 湮籵| 坰瓮| 崠譫做伈| 蹕菟| ぱ擘| 敆刓| 桲模賜| 苠荻| 等瓮| 窪碩| 煆栠| 狟翻| 肅假| 轔譴| 鎮逌| 矔蚔| 螞ざ| 蔬藷| 皊猿| 詢倯瓮| 昹拫紩鐃цよ| 荻憚| 踩鰍| 蛢傑| 朸觼階| 樁秭| 漆縒| 痰ざ| 拵洈| 膘綬| 奻獐| 皊梅庈| 眄酴よ| す眧| ч碩| ヮ昹| 湛瓮| 刓秝| | 葷佼庈| 蛚栠| 陔蔭| 侐頗| 邧Э| 陲譴| 嗟趙| 淉睿| 囀蟹嘉| 啞刓| 劓陲| 醫崨| 咘譴| ь膚| 韓鍬| 蓖俴| 魚洈| 籵刓| 坒塹| 嗣豐| 蜚瓮| 伈ざ商| 還傑| 臍褽| す蹕| 獐踞綴よ| 傑祭| 攪假| 凅刓| 賑瓮| 邧傑| 敆埭| 昹ч| 芞躂戺親| 慡瓮| 媼蟀瘋杻| 瑂傑| 沺刓誠| 昹紲| 睿侀| 膘肅| 衕漆| 妀鰍| 伎湛| 褪嫌ц酘秫笢よ| 鏍氈| 桲模賜| 詢怢| 皊荻| 潠栠| 譴弊| 朊蔬| 拻籵Э| 籵耋| 鱖栠| 遵傑| 匙輿酘よ| 杼秅| 親嶺鎖甡| 肅倓| 擘昹| 覆鰍| 頧瓮| 伈栥| 鰍躂輿| 終笣| 畛挓| 還屙| 栠陓| 羹瓮| 倓癒| 肅鍔慇| 拫嶺杻笢よ| 絫蔬| 鰍荻瓮| 酗圊| 栠侇| 怢陲| 轄刓| 陲昹綬| 痰ざ| 氈珛| ч韓| 籵碩| | 湮昳| 倯瓮| п假| 詢眧| | 詢隴| 挕輛| 挕眧| 昹襠| 喪阨| 陳栠庈| 勀笣| ず矨| 媼蟀瘋杻| 袗訧| 甡擘| 褪嫌ц酘秫綴よ| 拫擘舷票| 劓瓮| 妀鰍| 庄倓瓮| 蔬埭| 漆鰍| 詢誠| 埬喀| 藝嘔| 娹Ч| | 紳挀| 腦刓| 碩鰍| 褪嫌ц酘秫笢よ| | 塢笣| 桫す| 輩笣| 皊澱| 猺景| 酗圊| 關綜| 咑ヮ| 恲咑| 怹閩| 籵衼| 倓瓮| 鰍竣| 荻蔬| 坒劓刓| 囥菟| 蜊寀| 藝嘔| 伈俜| 砱鎮| 假芞| 淜す| 珔傑| 譁蟀| 紳刓| 蚗隅| 覃條刓| 敃栠| 蔬譴| 踢貌| 裻埭| ⑨瓮| 鰍譴| 還憓| 壽鍛| 倓傑| 輿菟| 陝嶺囡酘よ| 撅Э| 竅庌| 譙輿| 伈碩| 桸堈| 苤碩| 剢恓| す抾| 腦假| 籵傑| 鰍僧| 祊瓮| 塢豐景赻笥よ| 磑埭| 欷④| 皊猿| 假④| 陔躇| ч詳| 陝嶺囡酘よ| 假閣| 昄刓| | 燠終| す假| ぱ隅| そ陲| 蔬蚐| 蝠傑| 塢迖親よ| 都肅| 坒劓刓| 塞羹刓| 狟豪埶| 彯刓| 鰍氈| 怮艙| 籵趙瓮| 衾泬| 拸峈| 蹴罣| 湮④| 拸憤| 隅假| 妀醫| 塢恲親逜赻笥よ| 啞堁| 酗笥庈| 腹褽| 裘昉淜| 楛秸| 挶親| 虞陔庈| 盻陲| 闔儅| 笯匙| 筵瑕| 轔譴| 楓堮| 親嶺鎖甡| り蟀| 陲擘|
logo 首頁 > 文匯報 > 文匯論壇 > 正文

和平示威何須口罩蒙面?

2019-10-18

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

這場反修例事件之所以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暴,轉捩點是6月12日衝擊立法會行動。當時一班全身裝備、清一色黑衣黑口罩的激進分子,有組織、有預謀地準備了各種攻擊性武器,並且事先在周圍挖出磚頭作攻擊之用。

在衝擊前,這些激進分子不斷在前線用粗口辱罵、挑釁警員,接茈L們突然暴力衝擊警隊防線,引起現場一片混亂,當警方進行驅散及拘捕時,這班激進分子突然有默契地衝入現場的示威者裡面,而這些示威者大多是青年學生,大多沒有準備參與衝擊,結果卻被這些激進分子用作「人肉盾牌」,在現場兵荒馬亂之際,有學生因此受傷,而一些別有用心者早已準備好大量攝錄鏡頭,將這些學生四散奔走,驚慌的表情拍攝下來,然後製作大量短片、相片指責警方濫用武力,甚至用槍射擊學生云云,因而激發民情洶湧,最終演變成這場政治風暴。現在回過頭來,重看6月12日那一役,便可以發現當中顯然是經過精心部署,這些黑衣黑口罩的激進分子,是有意將青年學生送上「戰場」,從而挑起整場風波。

這些手段其實並不鮮見,在早前法國「黃背心」騷亂中,就出現了名為「破壞者」(Casseur)的職業暴力分子,他們在遊行中進行各種包括打砸燒等暴力行動。「破壞者」會預先戴上面具、頭盔等裝備,他們更混入「黃背心」示威者中間,向軍警展開暴力衝突,造成極大的破壞。

毋庸諱言,大多數參與反修例遊行的市民,都是和平理性,並沒有過激行動,但一些別有用心者卻不斷燃點火頭,製造激烈衝突,從而挑起民憤。這些激進分子現在還在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事端,公然圍堵政府總部,三不五時到稅務署、入境處搗亂搞事,與現場市民互相指薄C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:大多是一身黑衣、面戴口罩,目的顯然是為了掩藏面貌,在搞事時不怕被人認出,點起火頭之後轉過來把衣服一換,除下口罩,又換成和平理性的學生、天真無邪的孩子,在暴徒與和平示威者之間「跳出跳入」。

這些手段反映激進分子策略上的「進化」,汲取了「佔中」以及「旺角暴亂」的失敗教訓,當時激進分子之所以慘敗,是因為不得人心,在民意戰和輿論戰上慘敗,所以他們這次手段更具迷惑性,每名激進分子都以黑衣黑口罩隱藏,在出事時立即消失在人群之中,讓其他示威者作他們的盾牌,讓他們進可攻退可守,令特區政府和警隊在前一段時間的民意戰一直捱打。

然而,形勢已經開始變化,隨荅S區政府宣佈暫緩修例工作,特首亦已多番真誠道歉,已經大大紓解了社會不滿,而所謂反修例更已經不復存在,成為一個假議題,在這樣的情況下,激進派繼續四處搞事,到處批鬥,已經得不到市民支持,從包圍警總到近日到處圍堵政府部門行動,基本上清一色都是黑面罩人士,並沒有多少中間市民參與,說明這些行動已經變成激進分子的搞事騷,在社會上已經愈來愈孤立,行動得不到市民支持。

諷刺的是,這些激進分子一直自稱不使用暴力,不流血,不被捕,是和平的「不合作運動」,既然是和平又何用口罩?既然不是暴徒又何用掩藏面目?幾次大遊行,絕大多數市民都是以真面目參加,但一些人不論大熱天時,不論酷熱落雨,都是口罩不離面,這樣害怕真面目曝光,說穿了就是心中有鬼。下次再見到這些激進分子搞事,市民大可要求他們除下口罩,他們既然不是暴徒,認為自己理直氣壯,真理在手,又何懼以真面目示人?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蚗佼瓮 抪模埤 疏阨盺 鎮釧淜 牶ざ
蛜摩盺 鰍儔陲繚俋戽 栠綬淜 煦阨淜 鎮貀虛盺
啃僅